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碧草地

勤学、求实、尚美、创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改写《20 古诗两首》(冯嘉良、刘启章、肖玟欣、范梦苒、黄艺晴)  

2014-11-24 10:26:10|  分类: 习作天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改写《送元二使安西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四年(3)班   冯嘉良

记得有一天,我在渭城客栈给我的老朋友元二送别,他即将要去遥远的安西打仗。

这时下起了毛毛细雨,把地上的尘土都湿润了。城里的空气非常新鲜,时不时传来小鸟的歌声。客栈外一排排刚发芽的翠柳婀娜多姿地立在地上,柳絮像彩带一样飞舞,多么像几位仙女挥动着彩带,在呼唤春天。

可这美丽的景色还是掩盖不住我依依不舍的心情,便对元二说:“兄弟啊,你看这儿多美丽啊!为什么不留在这儿呢?”“这也是迫不得已呀!不去就会断头的!”元二无奈地说。“既然非去不可,”我伤心地说,“那就请你喝尽这杯酒吧!”我和元二便喝了几杯。“兄弟,再喝一杯吧!”我看着即将远行的元二伤心地说。“不行了,我要走了。”满面通红的元二无奈地说。“等你出了阳关之后,”我悲伤地说,“就再也没有一个交情深厚的老友再陪你喝酒了。呜——。”说着说着,我不禁痛哭了起来。喝完最后一杯酒,元二便匆匆离去了。

回到家,我想起送别元二的情景,便边哭边写下了一首送别的诗《送元二使安西》:“渭城朝雨浥轻尘,客舍青青柳色新。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”还同时期盼着元二安全地回来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改写《送元二使安西》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刘启章

我有一位知己名叫元二,我经常跟他饮酒作诗。有一天,元二写信给我,说他被派去出使安西,过几天出发……我看了十分难过,决定亲自到元二出关前入住的客栈为他被饯行。

离别的那天,渭城的天空下着小雨,润湿了尘土,客栈外的几棵嫩绿的垂柳,在雨水的冲洗下青翠欲滴。元二见了我十分高兴:“啊!王维,你来了。”说着把我请进了屋,我说:“你要去安西了,我要为你饯行。”元二爽快地答应了。我们聊着聊着,客栈的小二告诉我们酒菜已经备好,我牵着元二的手,决定要和他痛饮一番。时间过得真快,不知不觉已经是下午2点了。元二说:“时间不早了,我要走了。”我连忙起身说:“让我们一起喝了最后的一杯告别酒吧。”元二摇了摇头说:“不行,不行,我的酒量有限啊!”我说:“你就要去安西了,去安西之后,不说是路途遥远,也许我们不会再相见了。出了阳关,你就没有一个感情深厚的朋友了,不为别的,就为了咱们的友谊,请你喝下这杯酒。”元二点点头嘹亮如雷地说:“好,就为我们的友谊干杯吧!”他接过酒杯一饮而尽,起身告辞。

“再见了,写了好诗记得连信一起寄给我看!”他身影渐渐地消失在我的视线中,顿时,我鼻子一酸立刻写了一首诗,叫送元二使安西。

渭城朝雨浥轻尘,客舍青青柳色新。

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


  改写《黄鹤楼送孟浩之广陵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肖玟欣

在春暖花开,阳光明媚的三月,李白得知老朋友——孟浩然要前往繁花似景的扬州,李白非常伤心、难过。

第二天早上,李白一大早起床,来到环境优美的——黄鹤楼,亲自摆下酒席,为老朋友孟浩然送行。孟浩然到达酒楼后,他们边喝边聊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,转眼间,太阳已经下山了,孟浩然见天色已晚,起身背上行李,向老朋友告别。李白依依不舍地送孟浩然到江边,在船夫的催促下,孟浩然不得不踏上小船,李白默默地在岸边挥手:“送君千里,终有一别。孟兄,一路顺风啊!”孟浩然也向李白连连挥手,说:“李弟,请回吧。天底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后会有期。”李白目送友人的小船愈行愈远,渐渐消失在水天相接的地方,只望见那波涛汹涌的江水向天边流去。

真是不知道何时才能再次见到我的好朋友啊,所以,李白很伤心得写下了一首诗: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


写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

范梦苒

在一个繁花似锦的阳春三月,得知我多年的老朋友孟浩然将要西下扬州,去广陵那边。

为了道别,今日我便在黄鹤楼订下酒菜。黄鹤楼俯临长江,那江水汹涌澎湃,看着浩浩荡荡的江水由西向东,顺流而下,我是多想让江水停下,留住我的老友……

老友来了,我们靠窗而坐,一边聊天,一边喝着美酒,眺望窗外,江边的柳树长出了嫩绿的新芽,五彩缤纷的花儿竟相开放,我们闻着花香,听着声声鸟叫。此时此刻,我们却无心去欣赏这些美丽的风景,过了许久,我实在忍不住了,举起酒杯,对老友说:“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,但我们的心却永远相连,就让我们共饮这杯酒吧

从黄鹤楼下来,来到江边,船早已来了。老友含着泪,深情地说:“相信我们在不久的将来,必定会再次相见,王勃说得好‘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’呀”我点了点头,泪如泉涌。

在船夫的催促下,老友不得不踏上小船,船慢慢地向前行,我孤单地站在江边不舍得离去,眼看着小船愈行愈远,渐渐消失在水天相接的地方。这时的我只能为他默默祈祷“一路平安”心中那份依依不舍之情恰似这滚滚的东流长江,让我不禁吟出这首诗:

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

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


改写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

四年3    黄艺晴

阳春三月,繁花盛开,万紫千红,在这样一个美丽的下午,黄鹤楼里坐着李白和孟浩然。前几天,孟浩然告诉李白他就要离开此地,沿江东下去扬州了。李白一听就在黄鹤楼前送别孟浩然。他们两人面对面坐着,心里纵有千言万语,不知从何说起,满脸离愁,想着多年的故友就要远走他乡,李白举起酒杯一饮而尽,好像要把不舍全吞下肚子里。平静的江边停泊着一叶小船。孟浩然登上了飘向扬州的小船,面向站在西边的李白告别。孟浩然要在这天去扬州游玩,扬州春天时鲜花盛开,花香扑鼻而来。李白多么羡慕孟浩然能去那么好的地方游玩!

李白一想到孟浩然要和他分别,又是那么依依不舍。李白伫立江边,心中只有孟浩然的那艘船。他恋恋不舍的目送孟浩然的小船愈行愈远,渐渐消失在水天相接的地方,只望见浩浩荡荡的江水流向天际。望着朋友过去的方向,有一种失落、孤独的感觉。想着朋友独身一人远走他乡,心中不禁有一种担忧,朋友路途是否安全。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人,不由得想念起朋友来。

于是,李白就写下了这首送别孟浩然的诗: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